刺桐之初

┌2020-01-1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Part1
 
  我是一个写书人。说是写书,其实只是四处收集记录一些坊间故事。这些故事大多是些怪力乱神的传说异闻,但也有一部分是叙述人的亲历,比如我现在写下的这篇,关于一个女人的故事。
  对于写书人来说,刺桐城是一个非去不可的地方。这座远离中原的港口城镇,同时孕育着人所难想的富贵和人所难耐的贫穷,以及所有关于海的传说。
  相传上百年前,刺桐只是海边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那年鱼荒,村子里无法过活,迫于生计,男人们合铸了一条大船,带着半船的渔具和半船的精壮汉子,向着无垠的朱崖海驶去。然而这条船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有人说船在大海里被巨大的凶波打成了碎片,也有人说船是被海里凶神恶煞的怪物所吞吃。这些人有的宣称自己看到了水上漂浮着的船的碎片,有的甚至可以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海上怪物的样貌神态,但所有的说法都被证实是当事人的谎言或臆想。
  无论结果怎样,那条船终还是没有回来,而人间还是在不断地更新演替。当初经历过灾荒的那些孩子都渐渐成了老人,而老人又不断地死去。
  直到多年以后,人们已经不再相信曾经真的有一条大船驶进了茫茫的远海,渔村新一代的人们嗤笑地嘲讽着老人口中荒诞无稽的故事时,真的有一条船出现在了朱崖海的海平面上。
  人们从没见过那样巨大而又华贵的船,宛若一头惊涛巨兽般,划开两条丈高的波浪,一往无前的向陆地开来。大海好像只是它脚下的宠物,浪涛无力的拍打在它稳固无俦的船身上,只是让金碧辉煌的巨船在阳光下更加的耀眼夺目。
  就在人们惊讶失措时,船已经开了过来。船的主人为这片陆地留下了足有半山高的金银珠宝,然后又扬长而去。
  没有人知道这位神秘客人的真实身份,就像没有人知道他因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留下倾城财富又不辞而别。
  但有一种说法悄悄地流传开来,那就是几十年前,真的有一艘船驶向了大海。船上的男人们在朱崖海尽头的仙人之国上取得了数以不计的财宝。但男人们在面对仙山上更多的财宝时动摇了,于是他们抛弃了身在远方小渔村的老弱妇孺——尽管这些人曾经是他们的一切,再也没有回来。
人们说那位神秘的客人,就是岛上那些男人们的后代。出于对故乡的愧疚,才将一船的宝物馈赠给了这片土地。
 
part 2
 
  “人们用那笔钱建造了今天的刺桐城。”二十岁的叶三立在码头木质的地板上,他的面前仍是那片流萤碎金的海面,仍是那群晶莹洁白而不知停歇的海鸥。一切的一切都与十多年前没什么两样。那时候的他也如今天这般眺望着无尽的远方,也如今天这般说着同样的话。或许唯一不同的是,如今他荫大哥的福,却是再也不用做十多年前那个在海边帮工的小渔夫了。
  最重要的是,坐在他身边听他说话的,仍是多年前的那个人,不曾改变。
  “人们还修了几条大船出海追寻先人的传说,但一无所获,”他身后的阿莲接着说了下去。“这个故事我听了快十年啦!”
  “再动人的故事,听了这么久,也会听腻罢?”叶三平静地问,没有回头。
  “我没有……你今天好像有心事。”但阿莲还是察觉到什么,支支吾吾地说。她忽然觉得叶三今天有些奇怪。她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就好像……今天的叶三,离她很远。是了,就是离她很远,遥远得变得陌生起来。以前的叶三和她在一起时总是在笑的,但眼前的叶三太安静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叶三这般神色,肃穆中似乎……还带着些许悲哀。
  “阿莲,我今天是想告诉你……我要出海了。”
  “出海?!为什么?”阿莲被这话吓了一跳,转头诧异地看着叶三。
  “城里来了个北方的豪商,托船匠打了一艘五楼高的大船,说是要去朱崖海追寻仙山。”可叶三没有理会她,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船上还缺几个通风性的帆手,我去试过了,都是极稳的帆。”
  “可那只是坊间的传说!你何必去为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冒险!”阿莲瞪大了眼睛,焦急地说。
  “钱,我是为了钱。那富商答应了给每个上船的人一笔不小的报酬,如果真的找到了传说中的仙山,每个人还会有分成。我算过,就算找不到仙山,那笔钱也足够一个四口之家用一辈子。”叶三平静地说着,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就像是以前他对着阿莲说着那些故事一样。
  但阿莲知道这平静意味着什么,叶三只是在对她转述一个已经达成的决定,绝无挽回的余地。但叶三是什么时候做出的决定呢?为什么他都不和自己商量一下呢?哪怕只是象征性的商量也好……这些她都不知道。她只是心中突然有些悲伤。她知道她要失去某些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了,但她还不知道为什么。
  “我……不明白,叶大哥明明已经是一县之令了,你明明可以安稳的生活……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出海?”阿莲侧过头去,不让叶三看见自己的表情。她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可还是有几滴眼泪从眼角偷偷滑下来,落在那件水绿色的衣裳上,那是她今天特意穿的衣裳。
  “其实我是知道的。阿莲,上周有个富商的儿子找你提亲了,是吗?”
  “是……但我给推掉了……”听到叶三吐出的话,阿莲突然觉得是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把空气从胸口尽数抽了出来,让她快要窒息。
  她的出身并不富裕。对于一个一般家庭来说,彩礼钱是一笔很大的进项。她知道叶三喜欢她,她也喜欢叶三——但她也知道,家里等着彩礼钱来给哥哥置办家业,而叶三拿不出这笔钱。
  她不是一个自私的女孩,她瞒着叶三,是不想让他为此发愁。但叶三还是知道了,哪怕她明明已经小心翼翼地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你说得对,阿莲。我大哥是个有本事的人,也对我很好,如果我跟他提起这件事的话,他一定会为我想办法吧?也许会直接给我这笔钱呢?”
  “但那不是我该有的啊,也许我可以拿着大哥给我的钱去和心爱的女孩成婚,但以后心中还是会有不安罢?就像小时候偷吃包子铺的包子一样。我现在是大人了啊,总要自己去争取一些东西。”
  叶三说着的时候,远处港口开始传来了喧闹声,一艘大船陆续升起了帆。“我要走了,阿莲,”转角处他又忽然回头,“别伤心,等我回来。”
  阿莲看着那个拉的修长的人影消失在拐角处,心里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其实叶三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听见,刚刚她的内心纷乱如麻。直到叶三离去,她才清醒过来。她想对叶三说些什么,可他的名字只是轻轻地飘荡在空中。他再也听不见了。
  女孩又无声地坐了下来,垂着头,双手合掌无力地按在胸前。他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艘船驶出了远处的港口,或许那不应该称作是船,而是一座海上的城堡。阿莲从没见过那样巨大而又华贵的船,宛若一头惊涛巨兽般,划开两条丈高的波浪,一往无前的向海洋驶去。
  这时候海上突然泛起了雾,渐渐的那座城堡消失在了茫茫白雾之中。
  船走了,船会回来吗?
  他也走了,跟着那艘船,他会回来吗?
  阿莲不知道。
  只是这一刻她忽然有些相信男孩给她说起的那些传说了。也不全是相信,她只是希望那些传说都是真的。
  他会像那些传说中的男人一样吗?
  也许会,但应该不会吧?
 
part 3
 
  我来到刺桐城时,第一天就看到了这个废弃码头边的小院子。我轻轻地叩了叩柴门,迎接我的是一个半老的妇人。她脸上的皱纹已经很多,身形也有些佝偻了。但我想她年轻时一定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因为我看清了她衣服的材质。那是相传来自远洋的霓龙丝。这不是普通人穿得到的衣服。
  我对妇人作了揖,说:“冒昧了夫人,我是一个写书人,想来打听些民俗故事。”
  妇人坦然地让我进了家门。
  “这是我男人托人送给我的。”她看到了我的眼神,笑着说。
  第二次我来到刺桐,人们说城里那个疯了的老婆子死了。那个老婆子逢人便说自己的男人抛下自己去了仙人之国。奇怪的是,人们在她的家里发现了一些从没见过的奇怪器物。于是又有人说,老人是被海里的妖怪迷了心智。
  我再去到那个码头的院子时,已经没有人在了。我推开柴门,院里面立起了一个小小的坟堆。我到的时候,那个穿着县令制服的男人正在为这个双人墓立碑。
  “我是一个写书人,想来打听一些故事。”我说。
  我凝视着眼前的男人,他或许以前是个清官,但现在不是了。
  因为我看见了他内衬的那件霓龙丝。
  the end 


(作者:欧阳樊


相关阅读:

____
  • 钟楚彦
    钟楚彦
  • 宋薇
    宋薇
  • 张圆梦
    张圆梦
  • 周子云
    周子云
  • 唐纯镁
    唐纯镁
  • 陈翔凤
    陈翔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