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在屋檐下的大葱

┌2020-01-1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那捆大葱倒挂在对面马路转角处的低矮瓦房房檐下。白色头在上,绿色叶在下,用秸秆做的绳子,悬在木梁上,像一个肥胖白皙,每天跳广场舞的女人因爱美而捆了腰封,把通身浑然一体的肥肉勒成两段。
  它不好看,但实在。就像跳广场舞的女人,煎炸腌炒样样在行,菜市场的莴笋比超市的便宜三毛还是两毛,她们心里早就有数。那捆大葱就是那家女主人去菜市场抢到的,低价又新鲜。女主人和菜摊老板相熟,老板特意为她留下最壮实干净的。于是,作为女人们晨起抢食材的战利品,大葱把自己当缆车,乘着自己,在众多买菜大妈啧啧的羡慕声中,吊在女主人的小指头上得意扬扬地回家了。
  本来女主人是打算用大葱段做一道扎扎实实的烧菜,那种酱油放得足足的,将大肉块透透地染成诱人发亮的红棕色,让人看了就一定要在摆上桌子之前偷偷尝一块的烧菜;那种能给人一种踏实温暖、认真满足的感觉,摆在盘里就如同摆了整个家庭整个世界的烧菜。但是那天家里的小祖宗却突然吵闹着要吃凉拌折耳根,大葱是不适合进入凉拌素菜的盘子里的,就如同穿着帅气工装的高街男孩坐在装潢复古优雅的西餐厅里,不相称。于是小葱抢了大葱的风头,入了一家大小几口人的嘴和胃,受到赞美:“小葱就是香哦,又细又好看,大葱味道太冲了,又粗。”在关了灯的厨房里,躺在橱柜角落的大葱听到了,默默地缓缓地往下倒,离地越来越近,绿色叶子上的脸都快杵着褪色的地板上了。早晨还是风光无限的大葱,此时已焉了气,头顶上的绿色都没有那么清亮了。
  大饭桌边的女主人,脸色也不如大葱的好看。大葱是她前一天早上对菜摊老板千叮咛万嘱咐要留的,临时改菜已经浇了她大半做菜的热情,大葱又在与小葱的角逐中输得一败涂地。此时的她倒与大葱成了惺惺相知的亲密家人了,那些吃着她做的菜的家人,坐在她身旁讨论着小葱的佳处与大葱的缺点。似乎,她的心被他们的言语狠狠地揪着、捏着,像是受到天大的否定一般。然而凶手们却吃着她做的菜,津津有味,丝毫不知她内心的挫败与失落。
  “他们只是说大葱的不好,我应该是不错的。”洗碗时女主人心里安慰自己道。好像饭中被比较的不是大葱小葱,而是她与另一位身姿曼妙、曲线动人的女郎。其实,她明白她就是那颗大葱,所以她特意买回来的大葱唯独在她心里偷偷哭泣,一遍又一遍地落泪,却没有泪落下的任何痕迹。还没有出生在世界上就消失了的眼泪,没有流在大葱的脸上,流在了女主人敏感脆弱的心里。后来,屋檐老旧的横梁,有了大葱做伴。
  大葱也是很实在的吧,否则,烧菜怎么会养大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呢。


(作者:曾 杭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彭宇程
    彭宇程
  • 邓京
    邓京
  • 邓曦
    邓曦
  • 宋薇
    宋薇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