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没有底(赵燕飞)

┌2018-10-2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
 
  我的皮肤好饿,妈妈。
  林之穿着睡衣睡裤,低头站在沙发旁,左脚脚尖来回碾压地上的咖啡色线毯,肉肉的腮帮子使劲鼓着,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沙漏紧闭双眼躺在沙发上,轻轻打着鼾。林之蹲下来,伸手去摇沙漏的肩膀: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沙漏低伏的长睫毛微微颤动,她拼命忍住笑:你的皮肤好饿和你是不是我亲生的有什么关系?林之说:如果我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就再陪我睡一晚,好不好?我的皮肤饿得哇哇叫,你听,是不是……
  沙漏蓦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歪坐在驾驶位上,有人正笃笃地敲着车窗。她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发动车,打开顶灯,将空调设为十九度。冷风飕飕地奔涌而出,浑身汗湿的沙漏连打了两个寒战。
  林之带着一股热风钻进车里。他问沙漏是不是等了很久,又说了句好热啊。沙漏侧过身子,从副驾座位前的不锈钢水桶里摸出一瓶果汁。林之先将后排座椅靠背中间的扶手扳下来,这才接过沙漏递来的鲜榨果汁,咕咚咕咚地喝着。沙漏再次侧过身子,从水桶里小心翼翼地抱出一只保温桶,上下看了看,果然滴水未漏。刚开始送饭那阵,保温桶里的汤水经常流出来。沙漏想了好几个办法,终于找到了最佳方案:将大号保温桶装进中号空水桶里,剩下的空间刚好可以塞下两百毫升的果汁瓶。水桶放在副驾前面,满满当当的,无论沙漏怎么踩急刹,水桶都无法移动,保温桶里的汤汤水水自然无处可逃了。
  沙漏取出最上层的汤盒,递给林之。汤依然烫得很。沙漏尽量不开冷空调,宁肯自己热出一身汗。当初买保温桶,她也是挑最贵的买。她要保证林之每次都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林之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沙漏问好不好喝,林之微微皱了皱眉:就那样吧。沙漏扭头去看窗外。一对小情侣手牵手从车旁经过,他们穿的校服和林之的一模一样。一个黑脸男人拖了一板车西瓜,站在路边大声吆喝:西瓜便宜卖啦,不甜不要钱啦!他的声音,惊起一只小鸟。小鸟扑腾着翅膀,从这棵樟树飞向那棵樟树,又从那棵樟树飞向另一棵樟树。更远处,一座高高的塔吊在深蓝色的夜空里兀自沉默,它的脚下,那片钢筋水泥打造的丛林,越来越高越来越密。
  没多久,林之放下汤盒,说是吃饱了。沙漏回过头,不做声,盯着林之的双眼。林之的声音立马粗了许多:说了一万次,叫你不要来送饭,你都送了快一年了,你辛苦我也麻烦,我的队友全在外面小店吃,一个个都活蹦乱跳的。
  沙漏又打了个寒战,哆嗦着嘴唇说:你要是真体谅我的辛苦,就拜托你多少吃几口饭。我下了班就直奔菜市场,洗切炖炒,还要变着花样榨果汁,今天苹果梨子火龙果,明天西瓜黄瓜红萝卜……芙蓉路经常堵车,一个来回得花一个多小时,我还要在校门口等你训练完上了厕所洗了澡,许多时候一等就是个把小时,我容易吗我……
  烦不烦啊大姐,保温桶给我!
  林之从菜盒里夹了一片牛肉,吧唧吧唧嚼着。看他的表情,应该不算难吃。沙漏拧成死结的心舒展开来。为了林之,她真是拼了。林之上初中时,林浩调去另一个城市工作,从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沙漏不得不亲自操持家务。为了给林之补充营养,她搜来各种各样的菜谱,仔细研究之后又几番试验。可惜,事与愿违,光是糖醋排骨这一项,就让她备受打击。有一回,林之啃着黑糊糊咸得发苦的糖醋排骨,眉头都快拧掉,他带着哭腔说:沙师兄,饶了我吧,你没这天赋。林之对沙漏有多种称呼。平静时妈妈,高兴时姆妈,生气时大姐,无奈时沙师兄……沙漏仍不死心,她说别人做得出来为什么她不能?她说她偏不信这个邪。林之扔了筷子,眉毛往上一挑:反正我再也不吃你做的糖醋排骨,我要崩溃了,大姐!
  沙漏不想继续浪费表情,从此断了制造糖醋排骨的念头。
  林之把牛肉吃得干干净净,见他有心情转好的迹象,沙漏开始说正事。她联系了一家新的教育机构,据说师资力量超级雄厚,能在一个月内提高多少分以上,沙漏想让林之考完专业就去那里参加全日制的一对一补习,重点攻克英语,林之的英语实在太拖后腿了。
  你还想烧钱?林之呸的一声,将一块骨头残渣吐到菜盒一角。
  沙漏揉了揉酸痛的颈椎:已经烧了那么多,不怕再多烧一点。
  林之说的烧钱,还真没夸张。他从初一开始补习英语,全是去专门的教育机构,全是一对一模式,两百多块钱一个课时,一次两个课时。这五六年来,不知花了多少补课费,林之的英语成绩仍在及格线以下徘徊。前不久的英语模拟考试,他竟然打了二十八分。沙漏气极而笑:我闭上眼睛光着脚丫踩,也能踩个二三十分。同样是学生,为什么别人能打一百多分,而你却不能?你补了这么多年课,就弄个二十几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林之冷笑一声:同样是作家,为什么别人一本书能赚上千万,而你却不能?你老人家好容易出本诗集,连毛爷爷的影子都没看到,知道不?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
  沙漏当然知道人与人的区别,她只是奇怪林之对于英语的彻底抗拒。沙漏曾去学校拜访英语老师,求她帮帮林之。英语老师将沙漏悄悄压在她手心的红包,顺手往办公桌抽屉里一塞:林之一上我的课就打瞌睡,我不喊醒他更不批评他,那就是我在帮他,他的英语已经毫无指望,与其做无用功,不如让他好好睡觉补充体力,高三学生最欠的就是睡眠了。英语老师的两颗大门牙呈八字形外突,将上嘴唇撑着鼓鼓的,那张皮皱皱的瘦脸越发显得戾气逼人。沙漏很想以一记透骨拳,替这位伟大的英语老师彻底解决又黄又龅的大门牙。
  林之吃光了孜然牛肉、西芹虾仁、红烧猪脚,却剩下小半盒鸡汤和大半桶饭。能把菜吃完,林之已是给足了沙漏面子。这段时间,沙漏变着花样弄猪脚给林之吃。在一次训练中,林之扭伤了脚踝,郝教练急,沙漏更急。林之自己倒是无所谓。林之身高一米八,弹跳能力很强,身体协调性也好,是郝教练所带的那批体育生里综合素质最高的一个。郝教练很喜欢林之,他说林之不抽烟不打架不追女同学,比其他体育生单纯多了。郝教练还说,林之的专业成绩上一本线完全没问题,关键是文化课要加油。如果文化成绩没上一本线,专业成绩全得满分都没用。
  为了让林之尽快恢复,郝教练弄来各种各样的进口药,每天监督林之按摩加热敷。沙漏既心疼林之,又怕他因脚伤影响专业考试。沙漏说,儿子,要不我们干脆不考体育专业了,以你的基础,只要你争分夺秒好好复习,文化成绩上个二本线应该没问题,那样的话,你就可以任意挑选专业了。体育专业的一本,你只能上师范类的学校,不比二本的好专业强。
  林之最烦沙漏说这种争分夺秒的话,他气呼呼地顶了一句:你晓得个屁……
  好吧,沙漏说,我晓得个屁,你狠。
 
 
  二
 
  以林之的初中毕业会考成绩,根本进不了现在的这所省级重点高中。2A3B1C,那样的成绩单,曾让沙漏两眼发黑两腿发软。之前做过的铺垫工作,比如七弯八拐请某名校的校长吃饭,比如方案一要怎样方案二要怎样,都成了无用功。那个牛皮哄哄的校长是沙漏的老乡,酒酣耳热之际,他拍着胸脯对沙漏说:只要你儿子考了五个A,我保证他能录取到我们学校,前提是,剩下的那一门,不能是C。
  沙漏的心拔凉拔凉的。
  若是林之能考五个A,沙漏随便拎个厉害点的朋友就能帮林之进入四大名校中的任何一所。校长察觉到了沙漏的不以为然。他告诉沙漏,这样的待遇,已经和厅级干部持平了。每年中考后,他的办公桌上都会压一大堆纸条,各种各样的关系户,大多是得罪不起的。为此,他的头发都快掉光了。沙漏不由得再次打量校长的大脑袋。头顶油光发亮,沙漠化趋势果然非常明显。校长叹口长气,我这个位置真不是人坐的呢。
  少了三个重要的A,多了一个要命的C。怎么办?四大名校铁定没戏了。那些日子,沙漏一有时间就翻看手机通讯录,在没有为林之落实一所好高中之前,她决不会放过其中任何一个可能帮到林之的名字。过程的艰辛就不用说了。沙漏整整瘦了五斤,林之总算以借读一年再办转学手续的方式,进入一所省级重点中学。虽说不是四大名校,但毕竟是省级重点中学,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沙漏明白了曲线救国的奥妙所在,却不明白进入重点高中的林之为何越来越消沉。
  那天,沙漏在北京出差,宵夜后回到宾馆,正准备洗洗睡,手机响了。林之在哭,而且是号啕大哭。可把沙漏吓着了。在她的印象里,林之从进入初中后就没哭过。有一回,气急败坏的沙漏将林之狠狠推了一把,猝不及防的林之连退了好几步,后脑勺砰的一下撞在墙上,沙漏哭了,林之不但没哭,还故意发出嚯嚯的笑声。可现在,坚强的林之在电话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沙漏的心直往深渊里坠:儿子,你到底怎么了?赶紧说啊别吓你妈。
  林之说,我不想读书了。
  沙漏的脑子一蒙,要林之别哭,有话好好说。
  林之一边哭一边说,沙漏静静地听他哭,听他说。沙漏不得不承认,将儿子强行送进重点中学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初中时的林之,门门功课都在班里名列前茅,数学甚至是全年级数一数二的尖子生。他原本可以不用参加初中毕业会考,直接进入那所学校的高中部。那所学校当然不能和省级重点高中相比,但林之在那里颇受老师器重,同学们也尊称他为林哥。但沙漏力劝林之放弃免试入学本校高中的机会,去拼一拼四大名校。谁料一向自信的林之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
  可以想象,在新的学校新的班级,2A3B1C的林之,面对那些至少四个A的同学,他的压力会有多大。
  等林之哭够了,要说的话也差不多说完了,沙漏才告诉他,先别想太多,好好睡一觉,她明天赶最早的班机飞回长沙,一切等她到了学校再说。
  沙漏急急忙忙赶到学校时,林之刚好上晚自习。沙漏先去教师办公室找班主任马老师。马老师三十来岁,有点像年轻时的周润发。沙漏陪林之来学校报到时见过他一面,当时乱哄哄的一堆人,也没说上几句话。马老师看到沙漏,并不意外,他说你是林之的妈妈吧?林之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作者:赵燕飞


相关阅读:

____
  • 邓京
    邓京
  • 张维雅
    张维雅
  • 李鸽
    李鸽
  • 陈翔凤
    陈翔凤
  • 钟楚彦
    钟楚彦
  • 宋薇
    宋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