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杂志经典吟诵 第五期:如梦令 · 昨夜雨疏风骤

┌2020-08-0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编者按】
  吟诵是呼吸的艺术,其根在足,运气在丹田,发劲在腰,弹动于舌。吟诵者身体在松静顺的状态下,达到心气音三合一。
  这不也是生命的美好状态吗?静定笃实,端方大气,志若鸿鹄。
  第五期吟诵李清照《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六期将吟诵李白《月下独酌》。感受天才李白的飘逸,浪漫。
  透过鉴微女史的声音和这一期十位师友的文字,绿荫和落红的间隙,是易安早年闲适安定的心。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宋 · 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李红叶(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儿童文学评论家)
  对自然动静的敏感与喜悦——读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易安天赋异禀,多得爱怜,作为闺中女子而能接受良好诗书教育,成为一个活泼而有生命情趣的女子。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为早期作品,流露出惊人才华。一种自然生发的生命韵律落在文字中,仿佛随口吟出,不用典,不事雕琢,朗朗上口,清新流畅,其直率语调与自由开放的阐释空间亦接通现代诗之精神,有穿越时空之恒久魅力。“知否,知否?”似对答,似自语,声韵清脆;双重设问,不觉累赘而平添无穷余韵,一夜风吹雨打,乍看绿正浓花犹在,殊不知花树底下落红匝地。主人公回应中有淡淡人生之慨叹,亦显懒起之闲逸,更有对自然动静的敏感与喜悦,怅惘与俏皮兼具,今人读之,更为其田园牧歌意绪所感染,亦不由感怀易安之身世遭际。
  易安之人生,早年生活优裕,晚年则孤苦凄凉,如若将该词放在易安之生命背景中去读,正可读出易安早年内心之富足闲逸。彼时岁月静好,无忧无愁,可听雨,可举杯,可浓睡,亦可晨起赏花,笑语问答。好一个“绿肥红瘦”!正所谓风景美好,人生可期。

  李笑虹  纽约( 英国剑桥大学生理学博士  美国纽约州立基础研究院终身研究员  神经生物研究室主任)
  露,一滴凝聚的心思——读李清照《如梦令》有感
  雨水洗亮的鸟鸣随阳光婉转。海棠花开,朵朵嫣红,无论斑驳或浓郁,都像极了诗人深深浅浅的柔情。
  一句“绿肥红瘦”,牵出多少愁肠。韶华易逝,仿佛看见一片片鲜活的花瓣正随风飘零。我想起黛玉葬花,梁祝化蝶,想起月光下反复折叠的伤感,凄凄惨惨戚戚……
  一滴,一滴,我把雨水读成了词,把词读成了窗外……让我心中的《蝶》翩跹在你时光不老的诗行。我知道你还会来,当海棠再开。那些往事,在涌动的泪水里逆流而上。
  
  《蝶》
  四月,和我一同出生的还有
  各色彩蝶
  寻花问柳
  用轻浮快递春天
  
  我们都喜欢一些没有名字的
  风,小草,绿叶
  喜欢同一山坡上的雏菊花
  伸长脖子啜酌阳光
  
  如果穿过风的指缝
  捎来一串梁祝化蝶的伤感
  我们更可能在四月的闺房            
  爱上对方
  并渴望成为对方
  
  你在红尘滚滚的人世
  生儿育女,恋爱,做饭
  用月光凉干眼泪
  
  我飞动一对轻薄的翅翼
  跨越尚未生锈的栅栏
  把春天
  从一朵花搬到另一朵花

  黄  斌 (《湖南文学》主编)
  常读易安词,不一样的情愫。
  才六句的小令,有人物,有场景,还有对白,短幅中藏着曲折。
  曾读过韩偓笔下“昨夜三更雨,今朝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慵懒滞重,唯见皮相;李易安此番“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两句对话,几重心绪,实在是既含蓄又生动。小心“试问”,一片惜花怜花的心肠,极有情,答得却疏淡;而那一叠声“知否知否”,世人多言其伤春惜时,我却见浓睡酒甜,女儿娇嗔。
  犹记得多年前于异乡漂泊的那个春日,总是下雨。乍暖还寒时候,与文友在热腾腾的小店里,饮酒谈诗,同伴中有一女子,为了证明自己并未醉,便伸展双臂,如走钢丝般沿着地板的纹路走着一字步,呼吸之间,便吟出这阕“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这便是痴了。

  育  邦  南京(诗人  小说家  《雨花》杂志副主编)
  如梦如幻,敞开流动
  李易安是北宋南宋变迁时期最为重要的诗人。作为天生的艺术家,她打破了自我身份的藩篱,精神世界里处处呈现出自由敞开、无有禁忌的状态。在中国传统的秩序中,因其独特的女性身份,从而使她反叛的姿态尤为耀眼。对于陈腐固化社会秩序的对抗,对于写作语言上陈词滥调的反对,对于写作形式上因循守旧的革新,使得李易安走上了一条开阔宽广的写作道路。水流花开,“肆意落笔”而无拘无束,虽是巾帼却有不让须眉之文学气派。
  这首小令简约清健,如梦如幻,如影如画,敞开流动,在口语和对话中构建了宋词的音律之美、画面之美。“知否,知否”多么活泼生动;“绿肥红瘦”,多么精确鲜活啊!全无雕章饰句之感,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如果你要愿意,你也可以把她看成一位现代意义上的意象派兼自白派诗人,她是他们在古典中国的一位卓越先驱。
                   
  邓湘子(《小溪流》杂志执行主编)
  镜头里有风雨有花事,有醉意未消的人。或醉或醒,一树海棠花的盛开与凋落,绝对成了一件无比重大的事情。
   一夜风,一树花,一场醉,一帘梦,意欲演绎怎样的情境?
   一问一答,简洁的对白超越了叙事,诗人从不注重讲述故事。
  风来雨去,绿肥红瘦,已成经典镜头。
  知否,知否,内心的关切从未沉睡。
  唯有关切,是生命里最大的心事。

  陈敏华(资深媒体人)
  一切将如水落石出——我读《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
  一直以为,人与万物、与文字之间,是有密码的。只有敏感、聪慧的心,才能破解。
  否则就像千年前,那个正在卷帘的丫头,听到女主问:“海棠花怎么样了?”这位铁憨憨,匆匆一瞥,答道:“还不是老样子!”完全不顾满地落红。
  又像三十年前的语文课堂,望着窗外的飞鸟,我有口无心地念:“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那绿与红一念即逝,大脑定格的唯有天空中的翅膀。
  可真是这样吗,只有敏感、聪慧的心才能破解?
  三十年后的某个夏日,阳光热烈,草木在光线里吐着迷人的清香。一切生机勃勃。除了我。我又一次陷入记忆丢失的惶恐中。我用整个上午也没想起那个熟人的名字。两年来,我一点点地丢失那些熟悉的姓名、地名、片名。而更多的事物正在丢失的路上。
  就像大多电影或小说到转折回旋处,多半会埋有隐喻,这时,我听到了郁可唯的歌声:“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歌声从一扇打开的窗户跑出来,兜头浇遍我的全身:原来我已经到了绿肥红瘦的季节。
  这一刻,没有老师讲解,没有满地被风雨吹落的残红,我突然看清了这首词背后李清照的表情。
  也许,万物与文字都是生命的昭示,或者泄密吧?当你翻到岁月对应的页码,一切将如水落石出。

  陈晓丹(资深媒体人)
  我怀想着,千年前,那个春雨宿醉的清晨。
  窗外海棠可好?她问。
  夫人,海棠依旧啊。
  喔——不是应该,绿叶繁盛,红花凋零吗?她轻叹。
  这是年轻时,易安居士的日常。闲逸,优雅,安定。寄情山水,意趣卓尔,时误入藕花深处,时浓睡不消残酒,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然,她是易安居士。
  如果一生仅如此,她便当不起“千古第一才女”之谓。
  北宋南宋更迭,时代沧桑巨变,易安生活颠沛流离,遭遇激烈的中年危机。
  那就这样吧,我命由我,吞下所有不堪,易地而安。
   她由年轻时婉约派“白莲花”,转变为中年后关注时代的“黑夜眼睛”,讽古喻今,“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女性意识,也在激变中高涨,崇尚自我,离经叛道。她疏远贪生怕死的“官二代”丈夫,不再做他眼中的“细君”,更在第二段婚姻中,举起法律武器,怒而告夫,不惜与世人眼中的自己,一刀两断。
  她有她那个年代,无可争议的先锋性。
  她是她那个年代,乘风破浪的姐姐。
  年轻时那抹海棠红啊,正是她一生的解语花!
  
  谢湘林(长沙昆曲研习社社长 资深媒体人)
  我见犹怜李易安
  读李易安这首《如梦令》,脑海总被《声声慢》的意象和画面挤占。电影训练过的思维,会自行切换倒叙模式来观照其一生。于是,一定要先从她失去夫君后的下半生开始,似乎不这样,不足以烘托出《如梦令》的岁月静好,亦不足以反衬其晚景之冷清凄凉。
  从“独自怎生得黑”闪回到“浓睡不消残酒”,便是从幽暗的老年黄昏一下回到了春光明媚的少妇的早晨。
  解读这首词,关键在“卷帘人”的身份。很多注释都认为“卷帘人”是侍女,这首小令无非写女主伤春。难道“卷帘人”不能是夫君明诚么?少年夫妻,鸾凤和鸣,不就卷个帘吗,何须生分?
  这样看,小令顿时趣味横生。变成了写闺房之乐、夫妇逗趣。夫君漫不经心的回答,妻子很文学地纠正。哪有伤春,无非秀一下机趣。
  这就是生命该有的样子啊。她青春过,妩媚过,绽放过,人生上半场光鲜亮丽过。后来失去人生伴侣,经历各种磨难,种种屈辱、不堪,不才反衬《如梦令》里恬淡生活的珍贵,不才从中品出更多的人生况味么?

  王  亚(作家  教育工作者)
  绿肥红瘦
  下午一阵惊雷,雨即乱潵,风也助阵,窗未关,一时帘卷书乱。大约天也教我懒,便欣然弃书,想拾掇几样小菜来喝点小酒。从冰箱橱柜里四处踅摸些肉、菜,做得了,就慢慢啜喝。看一眼檐下乱雨,再搛一口菜抿一口酒,将落雨与小菜就着酒一齐吞落。酒至微醺,也懒动弹,自隔窗饮茶听暮雨。
  雷声又骤响,一副色厉内荏模样,我冲它嘻嘻一笑。生灵们必也同我一样,丝毫不惧它,倒迎着它生芽拔节开花。譬如当年易安惦念的那株海棠,今次打落些花瓣,明日的绿就越发油润,叶底下还新发好些骨朵。
  如此,我大约也能领些易安词意了。吃酒眠熟,仍听得夜里雨疏风骤,晨醒就惦念起院里那树海棠,偏又宿醉未消,懒起探看。侍女来卷帘,趁便问道:“海棠依旧否?”卷帘人自漫不经心答“依旧”。海棠经雨的怅惘与倔强只有易安能懂,她道:“应是绿肥红瘦。”一红一绿,红花稀零,绿叶润泽。红是残红,绿是新绿,红也红得明艳,绿也绿得淋漓。红绿相映,肥瘦相衬,恰似玉环飞燕,形容不一。瘦瘠的红香是流光,而肥腴的绿意则是对生命的信念。

  刘伟明(诗人  剧作家)
  精致生活中的文学情趣
  李清照生于官宦之家,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嫁得如意郎君,志同道合,婚后若干年生活过得滋润而精致,她的小令《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便是描述了这段生活中的一个美好片断。
  窃以为这首词的主旨是通过关心海棠花的状态而委婉表达了对爱人的思念。中国历朝历代都是将海棠花当“国花”善待的,洎乎宋朝国富民殷时,更是大兴“花石”之土木,上至宫廷园林下至寻常百姓家。海棠花本是乔木,却无不追求去培育海棠花的奇珍异怪。李清照早年生活无忧,一定非常注重生活品质。婚后她与丈夫聚少离多,可是对爱情的热度是只增不减。因为有深厚的文学情怀,内心无日不充满着新奇热烈的憧憬。可以想象词中所问的海棠花一定是她亲手培置的庭景,希望在爱人归来时给他一个盛开的惊喜。所以通过这首小词,去欣赏她于精致生活中的文学情趣,确实是一种非常愉悦的享受。
  李清照是文学史上能占据一席之地的女词人,其才华是卓荦不凡的。“如梦令”仅有三十三字,而其中迭用的“知否知否”与“绿肥红瘦”成为了人们至今还在沿用的熟语,可见她的文学修养是何等了得。
  
                 长沙市文联网络文艺发展中心   出品

(作者:《创作》杂志社

____
  • 李星靓
    李星靓
  • 陈翔凤
    陈翔凤
  • 唐纯镁
    唐纯镁
  • 程玥琪
    程玥琪
  • 何宇波
    何宇波
  • 邓曦
    邓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