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忍不住抒情(组诗)

┌2020-01-0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日落时分,在山顶
    
日落时分,我在山顶
大风有片刻的停顿
听见毛毛虫咀嚼松针的声音
朝着落日的方向,画着圈儿
是蛾子的舞蹈
 
大风又起,抬起双臂
弦乐起调低沉
我有庞大的乐队
礼服墨绿一致
 
远方擂响重鼓
明亮、沉稳,是雄性的圆号
木管如歌如诉……
“已逝人生的声音”
 
当一切鸣响汇入
万物稠密,抹上酥油
 
天边霞光淬火
绽出况味的汁液
灌录一张原声大碟
装入童年的糖纸
青春的薄荷
中年思维洞穴里
翻滚的火焰
和焦灼的痛
 
都将成为炉火旁台布上
安静的果实
轻轻地咀嚼,细细地倾听
再加入均匀的鼾声
这就是完整的组曲
 
春天的玉兰
          
玉兰是春天的
贵族
餐台上参差的烛火
红蜡烛
白蜡烛
点亮
一场辉煌的宴乐
 
玉兰是平民的
耳朵
在生活的边上倾听
生活
幸福说给
红耳朵,痛楚
说给白耳朵
 
玉兰是拼死的
一搏
红的热切
白的思索
一股脑全开成花吧
 
要不要叶子
开了再说
 
静默的宣言
            
心静若此水
有甜蜜的忧伤
回望来路
也曾风雨伏行
挺直的树
时间的外像
内部站立的水声
喧哗
有可细抚的轮纹
 
它们如颂词
森列 一如我
打磨多年的品质
都是我的水岸
忠实的财富
不必怀疑
不再待价而沽
不看他人眼色
我让它们鲜活
赋予生活一首好诗
 
 
掠过青春的尾翼 
         
春天的芦苇
青涩的湿润
舒缓、拔节
隐秘的飞行
竞相弯曲
最酷、最优美
的情节
又不忘紧握
自己的锋芒
 
月光和梦
将你我喂养
异端的思想
或真知灼见
一如高蹈的叶
簌簌作响
时有心事
从根部腾起
斜翅掠过
明亮的雨泽
抑或快乐
抑或忧伤
 
可时光敲击
软软的穗落啊
渐将你我催成一把
豁齿的角梳
我们成熟
同时褪色,泛白
烟花般粲然绽放
倏然终场
我只默祷
焰火的尾翼
拉长,再拉长
等我
把青春的颂歌
唱完
 
秋  月
             
皎月
似可用槌敲
一记平静的心跳
溃散
时光的音码
 
若有一杆曲笛
颤音横渡
云际奔突退却
古老的情事
俯冲而降
 
杯中本无酒
索性一饮而尽
妃子!你你你醉了
奈何天良辰美景
蟾宫客梅边柳边
均不在
 
你仍在你的墙头
我还在我的马上
月照西厢那壁
花影动,玉人未来
桃花扇底不知小姐
妆台何处?
 
好一惊!梦也
现代的陈设
打翻一地
沉沦的月华
将我体内的小兽
步步猎杀
 
星  夜
             
你经常打高尔夫吗?
在北边,
炫耀那根昂贵的球杆
 
你有一片好牧场
老实的牧羊人
看守着
你的白羊
 
牛在耕地
时不时还和射手朋友
骑着狮子
猎狼
 
家里豢养着
巨蟹、双鱼
收藏史前的瓷器
 
一对孪生儿子
你的妻子
出嫁之前
仍是个处女
 
你处理各种事务
天秤一样公平
一切得心应手
一切在掌控之中
一切井然有序
 
一切丰足
而诡秘
 
诡秘
暗藏在神经末梢
被喂养
冷不防
飞蹿而过
 
立即冲垮你
星云密防的河堤
你故作高深的思想
也要迸出
血之火星
 
我不信你不会
隐隐作痛
 
在我的眼睛和你的脚步之间
 
在时光中停停走走
而时光从来不会
走走停停
曾经我用年轻的眼睛
紧追你不等的脚步
喷射炙热的火焰
丈量我的眼睛与你的脚步
之间的距离
不迭拾起你一路藏好的装备
多像现代的一场网络游戏
有时我是一头夜兽
饥肠辘辘彻夜长读
晨光中的眼瞳里
布满经史子集
为了稚嫩的爱欲
拉不住狂野的缰绳
旧伤痕仍在阴雨天气
隐隐而痛
而你,只是回头浅笑脚步依然
今夜我在时光中流转
前方路灯摇晃
恍若隔世的火种
蓦然发现
我的眼睛与你的脚步之间
只是一段简单而虚渺的心绪
 

        
你的眸子里有大提琴的锯动
带着火星温情剖开我的根部
蚕食一张老唱片被曝光
你的臂弯隐藏萨克斯的纠缠
翻滚的暗流拉硬我的枝颈
将我独自静默的小夜曲摇乱
我孤傲直立抵御风寒的身姿
即使是古典恢宏的交响
也只好随着华美的狐步
开始有节律的晃动
哗……
镲声激起,一片心悸的瑟缩
咚!
最后一点重鼓,沉重的叹息
管弦俱歇之时
被惊离之各类梦想的音符小虫
仍固执地翻飞迂回〓不肯落下
最后还是作了
被抛洒的七彩花纸

归去来
 
刘羊
 
重 逢 帖 
  
最好是在书店一角
满满当当的人围着几个人
就像一册正在发布的新书
满满当当的汉字拱卫着封面
你一袭长衣,刚刚从书中走出
肩披江离辟芷,腰系薜荔女萝
那是楚地白公城的风俗
问及你的名字,不禁想起
晋太元中的一段往事:
“缘溪行,忽逢桃花林
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若要设酒杀鸡做食
还得回到山中
 
入 都 记
   
“师傅,去北四环”
大叔“好嘞”一声得命而去
一路上,却总是改变方向
往中南海和克里姆林宫跑
 
谁也插不进他的话
他的嘴里装着钢管
大衣兜里揣着炸药
随便一出手,都能端掉一座碉堡
 
我本来要去拜访一位当代隐士
一群老友按住了我,岁初年末难得一聚
大伙把朝中大事和孩子教育当下酒菜
自然酒兴更浓
 
车流如蝗虫穿城而过
把两旁的行道树啃得生意全无
他们一个个铁青着脸
既不低头,也不喊疼
 
有一阵子我特别想哭
特别怀念那个缘吝一面的朋友
当年我离开此地时,他正生着病
没多久,他便走了
 
夜读王羲之   
 
我不羡慕《兰亭集序》
那满纸烟云的四百零八个汉字
不过是神的旨意
一旦时过境迁
纵使王羲之用尽平生所学
再也写不出来
 
我不相信宰相府的千金
会爱上一个袒胸露腹、我行我素
视相亲为儿戏的家伙
一切不过是父母之命
不过是大家族之间的政治游戏
 
我羡慕的是
在“千里无烟爨之气
华夏无冠带之人”的时代
朝廷偏居一隅
诗人依然可以纵情山水、曲水流觞
让后人记住永和九年那场微醺
 
我羡慕的是,一千六百年前
王羲之在《杂帖》中所言:
“吾有七儿一女,皆同生……
今内外孙十六人,足慰平生。”
 
新年记事  
 
他在一场旅程中抓住一场大雪
以便让规定的行程
增加几分悬念
习惯性凸出的咽喉最终不堪一击
它牢牢抓住了一场疼痛
 
一个貌似强大的人
不会对整夜大雪感到恐惧
他只是对迟来的睡眠有些估计不足
——如鲠在喉的夜晚
让黎明的到来更加醒目
 
他干脆起身披衣
细细凝视天地之间这场变故
有些话
它纷纷扬扬地说了
有些话它最终没有说出
 
归 去 来   
 
新时代了,乡里人仍然怯于正视死亡
探视者说的都是讨吉利的话
眼见她病情严重了
当紧的就把外出打工的儿子叫回来
让他们把寿木买回家
把妆奁准备好
 
她的两个儿子
大的健硕有力,干得是
装卸工的力气活,顺便养一堆孩子
小的枯瘦如柴,沉默寡言
职业和婚配状况一直是个谜
 
面对上气不接下气的娘
两个儿子束手无策
县里的医生说,她的肺部
已经被虫子吃得千疮百孔
虫子们气焰嚣张,除了沉默的老父亲
谁也不敢越过警戒线
 
他们只得留下钞票往后退
退到摆放寿木的堂屋
退到人头晃动吆喝喧天的城市
退到另一个凌乱的落脚之地
一直要等到家里的确切消息
他们才能赶回来

 

(作者:张一兵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李妙言
    李妙言
  • 杨依
    杨依
  • 彭静
    彭静
  • 蒋心怡
    蒋心怡
  • 邓京
    邓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