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当年明月

┌2020-01-0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仰望星空,看那漫天的繁星,今夕何夕,当年明月。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每一次看到手电筒射出的光芒绕成一个个光晕,我的记忆中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张布满皱纹的面庞。会想起他追在我后面给我喂饭时,在看着我狼吞虎咽时,在送我进学校大门时,在陪着我仰望星空时,在给我讲述往昔岁月时,脸上带着微笑,像是被丈量过一样,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温暖而又惊心。有些凹陷下去的脸,如沟似壑的皱纹,智慧光芒闪现的眼睛,微微干瘪凹陷的唇,勾勒出了爷爷的面庞,不禁思绪飘飞……
    农村冬天天亮的格外晚,天色还是蒙蒙亮,打着哈欠,半梦半醒的洗漱,一切对外界的感官都封闭着。闻到白米淡淡的清香才唤起我的感官,爷爷站在粥前耐心的等待,嘴角边挂的微笑,白白的雾气在空中打了个旋消失不见。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时常想起爷爷的粥了,那是他将对我的爱一点一点熬进了粥里,流入了我的心里。吃过早餐,爷爷打着手电筒送我去学校,肩上还背着我的书包。电筒将我们一大一小的影子拉得很长,但是格外的和谐。在离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便停下目送着我进校门之后,才慢慢地转身离开。之前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不愿意送我到校门口,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他只是不愿意看到我眼里流露的对他的不舍。
    揉碎的月光穿过香樟叶的缝隙洒在了街道的两旁,落下斑驳的黑影。街灯黯淡到了极点,只有几盏灯在茫茫夜色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我的视线差不多全被黑暗充斥了。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随着人群涌出校门口,这样的夜晚才算是喧闹起来。着急回家的早已乘上回家的车远去,悠闲的人儿三三两两地朝家走去,我独自一人在如水的夜色里走着。为了排解一个人的孤单,自顾自地哼着歌。
    一束明亮的光闯入了我的视野,打断了正在哼歌的我。我本能地眯起了眼睛,用手挡住光并从指缝中探寻着这光的来源。刚刚似乎明白了什么,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回来啦!”声音苍老却有力。适应光后睁大眼,目光撞上了那双充满担忧刚刚放下的眸子。回过头望去,看到拉长的影子嘲弄的回顾,视线落在了爷爷的脸上,此时的我才发现,爷爷原本挺直的背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成了弓形,那白发也在光下格外刺眼。鼻子一酸,我扭过头,声音沙哑:“爷爷,这么晚了,您下次别再跑出来接我了。外面风很大,晚上出来也不太方便,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那光固执地洒在我的身上。“上次你回家在路上就不小心摔着了,你一个人回去叫我怎么放心?”爷爷疲惫低沉的声音中透露着坚决,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耳边。我低下头,没有再说话,脚下的每一步路,都笼罩着温暖的光芒。
    生命不仅是河流。线性的,笔直坚定地,生命如同毛细血管“阡陌横纵”,有太多的“旁逸斜出”。不变的,唯有时间河流里流淌的爷爷对我无尽的担忧和爱。我希望,这锅粥能够满足我挑剔的胃,这束光能照亮我前行的路,长一些,久一些,再长一些……
    物转星移,沧海桑田,当年的一片森林变成了炙热的沙漠,当年的我已经长大,心里有了更多的秘密。只有那轮高悬的“明月”,它还是当年的明月。

(作者:欧阳可依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唐纯镁
    唐纯镁
  • 邓曦
    邓曦
  • 刘佳音
    刘佳音
  • 杨依
    杨依
  • 李妙言
    李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