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神兽风水地,将军饮马沩河边

┌2020-01-0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蜿蜒流淌的沩江河,从沩山源头出发,穿越崇山峻岭,跌宕起伏,一路高歌猛进入湘江,歇息在洞庭。当浩浩荡荡的河水流至大成桥镇成功塘区域时,轻轻一摆腰,向东北方向凝眸一望,浇灌出一片不大的一览无余的沃野田园。
    站在这片沃野田园四下打量,这时就可以看到东北方向的沩江河上,有一座长约两百余米的水泥桥横跨两岸,连接了大成桥镇大成桥村和坝塘镇油麻田的沩滨村。这水泥桥宽约三米余,够一辆小车通过。桥下的河水,晴时碧波连连,鱼翔浅底;雨时波涛翻滚,浑浊汹涌。这里叫作河婆潭。
    桥两端各住着一户人家。大成桥那头的人家是一户渔民,姓谢;油麻田这头的人家姓张,做点小鱼小虾生意,近年来养了几百只山羊,还有珍珠鸡。小生意做得很是红火,让人不禁佩服张大哥的勤劳和生意头脑。
    站在张大哥家这头南望,就会看到一座小山矗立在前面五百米的地方。小山长约千米,山上青松翠柏,郁郁葱葱,加之近十多年来封山育林,灌木和杂树也已成林,略显原始森林的气象。当地人称之为狮子山。乍一看,这小山还真有点像一只小狮子背对着你,狮身长约八百米,略低,两百米左右长的头部往南,略圆,比狮身要高。轻风一吹,山上密集的青翠柔嫩的树梢碧波起伏,让人觉得像狮子的鬃毛在风中飘动。
    狮子山的头、尾部各有一口池塘,位于尾部的叫庙山塘,头部的叫万岁塘。两个池塘都不大,几乎都是静水,但碧绿幽深,像两只多情的眼睛镶嵌在青山沃野中。水面上终日浮着几只无所事事的水鸭子,你追我逐,悠闲而快活。在万岁塘的南面,还有两座长条形的山,靠近沩江河的叫象形山,很像一头伸着长长鼻子准备去万岁塘里吸水的大象。而另一座山叫长龙山,就其名字也能想象出此山曲折延绵的形状。因此,狮子、象形、长龙这三座山都把头聚集于万岁塘,貌似在此吸水一般,形成了一道特殊的地理风景。
    无疑,这样一个聚狮、龙、象形神兽于一处的地方是一块风水宝地。地灵则人杰。在当代,这里真走出了一位叱咤风云、战功赫赫的将军,名叫胡世军,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42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少将军衔。
    胡世军将军的老屋,现在只剩下一栋平房,就位于狮子山脚下,靠近沩江河。走近将军的故居,可以看到大门框上方有两块木质牌子,这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将军考上军校时授予的“光荣军属”牌。牌子淡黄色,但上面的字迹已经被经年累月的风雨侵蚀,早不复见。光荣军属牌下面,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乡政府钉上的门户牌,铝质,上书“易家湾村狮子组1号”字样,字迹清晰而方正。这易家湾村,属老珊瑚乡,合村并乡后,就是现在的沩江村。还有一块同时期村委会授予将军家的“五好家庭”的牌子,同样为铝质,钉在大门的木门框上。可见一直以来,将军的一家,都受到乡亲们的尊敬,荣誉实至名归。
    将军离家多年,亲人大多在外地,老屋因未住人而年久失修,卵石加黄泥砌成的墙裙,土砖砌成的墙壁正面用白粉敷面,只是有的地方已出现一条条裂缝,似乎在向过路的人诉说这些年自己与风雨搏斗的历程。简易的枯褐色的木窗棂边,被一丛丛墨绿的爬藤植物遮蔽着,爬藤植物长长的触须丝丝袅袅缠绕着回忆着将军幼年和少年的足迹,留给这座老屋最温馨的记忆。屋旁的小路上,落了一层厚厚的枯树叶,是路边十多株几丈高的老樟树身上掉下来的,风一吹,还有少数的几片带有黄绿色的叶子飘然而下,轻轻覆盖在老屋长满青苔和野草的瓦片上,覆盖在枯叶满地的小路上。而老樟树依然苍劲挺拔,新生的嫩绿枝叶亭亭如盖,一年年秋去春来,像一排士兵默默守护着老屋,亦如替将军收藏着一腔乡愁。
    将军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都在狮子山下这座老屋度过。他为人敦厚正直,做事踏实认真,不喜欢讲多话,也不摆官架子。幼年即聪颖过人,少时读书刻苦努力。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军校,后来又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在枪林弹雨中屡立战功。将军从一个农村学子,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出狮子山,走出湖南,在2016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晋升为少将军衔。他给沩江河畔、河婆潭边的这三座神兽山带来的无比荣耀,熠熠生辉。他忠于祖国的情怀,勤勉务实的作风仍在激励着一代代沩江村人。围着这三座神兽山,相继走出了一大批人才,他们用自己的勤奋努力,在祖国的各个岗位上做出自己的贡献。如狮子山附近的张胜祥,原武警常德市支队政委,上校警衔;欧文辉,原宁乡县劳动局副局长;谢国强,中校军衔,原省军区干部……
    将军有多年没回老家了,作为一位战士、一位将军,家的概念是比较模糊的,只有国家安然稳定、繁荣昌盛,才有自己的小家。或许,狮子山下的老家,只能藏在将军的心中,念叨在将军的梦中。在脚力无法抵达的地方,春风会将思念送达,落叶已将乡愁深埋。
    一年一度春又来,神兽山上百花开,农人播种,春燕徘徊。胡世军将军曾经饮马的江边,沩江水潺潺流淌终日不息,一叶小舟唱晚,点燃两岸灯光。夜钓的闲人坐在沩河边静静垂钓一江渔火,也钓起一程殷实静好的年月。老珊瑚乡,因为有了狮子、长龙、象形这三座神兽山,有了沩江河这样一江水和一座河婆潭大桥,才有了一个美丽的回旋。狮子山下,因为有了胡世军将军的足迹,才有了饮马沩河的传奇……

 

(作者:张秋余


相关阅读:

  • 我的傻伯父 2020-01-09 21:23:56
  • 凡人凡事 2020-01-09 20:32:36
  • 满叔贷款发“牛财” 2014-11-12 02:10:49
  • ____
    • 唐纯镁
      唐纯镁
    • 周子云
      周子云
    • 何宇波
      何宇波
    • 程玥琪
      程玥琪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妙言
      李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