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喧响中沉静

┌2020-01-0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是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
  无止息的下着,以一种特别的喧响,笼罩了水汽迷蒙的城市,时节虽远未到清明时节,雨却情意绵绵的不期而至,一连数十天,搅扰得人心里闷闷的,但是在一个普通的下午,这蛰居的烦闷却被一个意外之至的惊喜消解,电话那头,是慈爱的嗲嗲叮嘱:“这段日子下雨,后山上的蘑菇长了不少,你娭毑闲不住一大早上山去采了几大袋,现在包裹应该送到你们家里了,取回来记得放到冰箱里,不然蔫了味道就差了。”话语一如既往的沉稳、朴实,如同屋后沉静的大山。
  揭开保鲜膜的蘑菇,脱去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大方地把它丰腴的身段展现在灯光下,光滑、细腻、洁白。灰褐的伞盖欲张未张,当中残存的泥土仿佛携带了自然的野性,新鲜至极,水灵至极,房间里顿时充盈着一股山野的气息,心中自是不胜欢喜。在那一瞬间,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一次大病初愈,医生嘱咐要好好补充营养,偏偏年幼的孩子嘴又刁,清淡的胃口容不下大鱼大肉的油腻,母亲为此焦急不已,还是娭毑这员老将出马,在一方小小的厨房里忙活了许久,母亲看着娭毑有条不紊的切姜,洗葱,撕丝,爆香,入汤,行云流水的操练出一碗奶白色的蘑菇汤,在寒冬里氤氲着鲜香的热气,就这样少不更事的孩子在母亲哼念“寂寞小亭子,雨天青蛙来躲雨。晴天青蛙走,亭子冷清清。”的歌谣中心满意足的喝完了最后一口蘑菇汤,末了傻傻地问一句:“妈妈,这是什么呢?”睿智的母亲灵机一动说:“这是大地的耳朵呀,吃了它,你就有千里耳啦。”就这样,童年关于蘑菇的记忆一直这样被单纯的憧憬而裹藏。大了才知道这不过是母亲为了哄小孩子吃饭而编的善意谎言,但是正是得益于父母的悉心呵护,才让我保留了一份对食物的热爱与虔诚。这份小心的呵护,多像一个春天啊,在我年少的心里,茸茸的种出一片绿来,在记忆的沃野里逐渐生根发芽。
  晚上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围坐在餐桌前,菌菇火锅成了晚餐当仁不让的主角,清亮的蘑菇高汤里沸腾着山野的粗犷,一股大自然的清香若有若无的星散在空中,化解了油腻,化解了烦闷,借着升腾的热气我仿佛依稀看见了黎明的晨光流淌在树林中,如岚,如雾,刚经历一场大雨的洗礼,在喧响的群山中只有山蘑历经了黑夜和风雨的考验,沉静的生长。一个身形瘦小,腰背微弯的老人穿行其中,手挎竹篮,轻车熟路的采摘山蘑,即使微微喘气,手脚却利索得不逊年轻小伙子,每一朵都是小心翼翼的轻放在篮底,因为这是送给她的家人最好的关爱。在那一瞬间,一滴晶莹的液体顺颊而下,混在蒸腾的热气中无人察觉,料想许是被熏了眼吧?
  即使是在春寒料峭的早春,也依旧需要一碗蘑菇汤来安慰久经风尘的身心,汤头的鲜美,来自于蘑菇的生长智慧,只有适宜的温度,适度的湿度,方能造就蘑菇的鲜香,也只有在适宜的温度下,蘑菇才能让子实体开放,孢子飘散四方,为人们种下关于绿野奇珍的期许。一旦湿润饱满的菇体与汤汁相触,仿佛自然得如同睡醒的婴儿伸展懒腰,伸手蹬脚,施施然舒展开菌盖来,如同饱满的海绵,把所有美好的滋味全部吸纳。送归口腔的,是胜似肉类而清雅的丰腴,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在喧闹的尘世中,老家还有一座大山不声不响孕育着这等美味,蘑菇生长的姿态安然而沉静,随着时间的推移,伴随着雨水充盈和温度适宜,一点点长成春天的模样。
  原来傻傻地以为人们心中的至爱是膏脂丰美的各种肉类,喜欢蘑菇的人并不多,颇有点“陶后鲜有闻”的意味在其中,直到有一次翻阅嗲嗲书房中的一本宋人杂注,看见自己念念不忘的蘑菇在东坡居士的筷下被扫光殆尽,顿时觉得与有荣焉,全诗如下:
       《与参寥师行园中得黄耳蕈》
  遣化何时取众香,法筵斋钵久凄凉。
  寒蔬病甲谁能采,落叶空畦半已荒。
  老楮忽生黄耳菌,故人兼致白芽姜。
  萧然放箸东南去,又入春山笋蕨乡。
  风卷残云之后,苏轼留恋蘑菇的鲜美,仿佛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春笋蕨菜,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而大文豪吃完蘑菇,思绪一下子由秋天跳跃到了春天,颇有毛主席“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的惬意,由此看来,诗歌文采飞扬的原因不止有博览群书的谦虚,更有山野奇珍的鲜美,我曾经把这个小典故分享给嗲嗲,言语之间满是得意之色,万万没有想到如谪仙般飘逸如风的苏子也会喜欢平凡的蘑菇,对历史有研究的嗲嗲启发我:苏轼所生活的宋朝,是中国所有王朝中最悠闲的朝代,宋人讲究人生贵在适意,得益于统治者收放有致的国策,不论是文化还是日常生活甚至是对外国策,都秉持了适度的原则——思想放纵如春秋,最后被焚书坑儒,思想压抑如清朝,大兴文字狱,只有宋朝游走在禁欲和纵欲的中间,找到了新的平衡,这才造就了繁荣的文化——宋词因而光照千古。辉煌如宋词,源发于适度中庸的蘑菇生长哲学,是否千百年前的人们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并加以实践了呢?我不得而知,但我坚信“民以食为天”总不会错的。
  作为一种低等植物真菌,它不会开花,不能产生种子,只能产生孢子来进行繁殖。孢子散落到哪里就在哪里萌发成为新的蘑菇,这种看似自由的随风飘散,其实包含了游子别离故乡的辛酸,个中滋味,只有尝过了才明白,时常感叹自己便是一颗细小的孢子,年幼时跟随父母辗转千里之外的成都,好不容易昔日陌生的异乡成了熟悉的风景,却马不停蹄地回到了久违谋面的故乡长沙,我这颗孤独的孢子久未扎根,已经对故乡产生了一股隔阂感,在迷茫中,时常说不定自己的故乡,着实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只能寄希望故乡的雨露能够好好滋润回家的游子,得以重新生根发芽。
  雨停了,耳机里传来的是《往后余生》的歌词,这首流行歌在我的解读中有了不一样的意义,看着嗲嗲短信里不厌其烦地叮嘱,“要放冰箱哦”,忽然明白了父母当年带我辗转异乡的缘故——所有的折腾,是为了有朝一日心甘情愿的稳定,不论世事如何变化,父母这朵蘑菇,总是携带着孢子,用厚厚的伞盖保护孩子不被风雨淋湿。
  少年时,寻山觅水,往后余生,人间烟火做伴。
  注:嗲嗲,娭毑:湘地方言,意为受人尊敬的祖父祖母,爷爷奶奶的意思

 

(作者:肖岑衎


相关阅读:

____
  • 周子云
    周子云
  • 李星靓
    李星靓
  • 李鸽
    李鸽
  • 张维雅
    张维雅
  • 彭宇程
    彭宇程
  • 刘依清
    刘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