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礼物(胡启明) ——中国遗体、器官捐献纪实

┌2018-10-2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臧克家
 
  序  曲
 
  公元2007年这个春天,特别迷人和温暖。
  因为,这年的3月21日,在中国发生了一件令世界瞩目的大事,国务院第17次常务会议通过并颁发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这个《条例》的出台,也完全称得上是一个泱泱大国的重大战略决策,13亿多人的福音。同时,也昭示着中国人道主义救援,迈向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
  从此,中国的器官移植,也堂堂正正地有了自己的法律依据。
  也许,这个《条例》的艰难问世,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等得太久太久,是那样陌生,又是那么迫在眉睫。其实,就在《条例》颁布之前的1月20—22日,国家于花城广州便召开了一次《中国首届国际标准器官捐献及分流系统联席会议》。这个会虽然只开了三天,却具有里程碑意义。会上,一张制作精美,非同小可的卡赫然亮相。之所以说非同小可,那是因为这张小小的卡,它将向世界揭开中国器官捐献的神秘面纱。
  中国首批“器官捐献卡”,英文名“Donor  Card”,而它的全名还有另一个称谓,叫:器官,眼角膜自愿捐献者随身携带卡。这种卡的设计理念甚为缜密,当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卡时,就十分好奇。它明明就是一张爱心卡,却又近似一张彩色的艺术名片。细细一看,那上面不仅有申请人签名、联系方式、直系亲属姓名及紧急状态下联络方式、器官捐献机构联系人电话,还有相关网站及发放单位等信息。这样堪称完美的巅峰创意,自然是旨在给捐献者提供方便。可以这样设想:万一持卡人意外身亡,此卡亦可作捐献人生前已表达器官捐献意愿的证据。再者,有关管理人员亦可按卡上的序号登录网站查询当事人有关信息,随时与家人保持沟通。显然,是否捐献器官,最终还得征求家属的签字认可。这一点,在中国似乎尤为重要。
  据说,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和捐献卡的发起者,是武汉一位叫陈忠华的医学教授。当初,他就怀有一个极美好的心愿:那就是要在第二个五年计划(2006年—2010年)内,使中国器官捐献注册人数从总人口推广至50%,若果真如此,那么届时将有六亿左右人持有这种特别爱心卡,那时就绝对数世界第一啦!
  然而,理想与现实之间,往往不是几步之遥。
  有资料表明:中国目前仍有成千上万的终末危重患者和失明患者,正在急切等待人道主义救援。但由于器官捐献系统工程的缺失,多少病人在等待中,绝望地走向人生终点。
  中央电视台曾提供过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中国至今仍有30多万肝病患者在等待器官移植,而每年全国仅有2000多例肝移植手术;约有100万长期依靠做血透以维持生命的肾病患者,却区区只是三四千例肾移植手术;中国约有盲人700万,其中8%是因角膜病引起的,而角膜致盲的唯一复明希望就是进行角膜移植手术,因供体角膜的匮乏,全国一年实施角膜移植手术的竟也只有8000来例。
  这可远远不够啊!
  2010年山花烂漫的3月,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体系率先在上海、天津、辽宁、山东、浙江、广东、江西、福建厦门、江苏南京、湖北武汉等10个省市开始试点……
  然而,遗憾的是,器官移植还只是遗体诸多作用的一方面,遗体捐献的更大作用体现在医学研究上,而与这有关的全国性法规至今还尚未出台。为什么?遗体捐献与器官捐献毕竟有着大的原则区分。器官捐献只是部分缺损,遗体捐献或就意味着消失。因此,也有不少人士并不赞同为遗体捐献立法,因为立法首先表示是为防止捐献方毁约。他们认为: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社会里,旧观念仍像一棵参天大树盘根错节,根深蒂固,不易撼动。若以法律形式强制保障执行,对悲痛的家属提起诉讼,似乎于情于理都不合适,也很难接受。这是一种担忧,不过,这种担忧却又恰恰严重阻碍了现代医学科学研究的向前发展,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关于遗体捐献这个话题,或比器官捐献更为复杂、敏感、沉重、艰难,亦是后话。
  公元2017年是《条例》颁布10周年,也是中国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将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罪犯器官二周年。在这个节点上,我也选择了在2016年春上这个灿烂的季节出发。我背上简单的行囊,开始了南下广州、深圳,东至上海、浙江北上京都等地的漫漫行程。在各地红十字会机关(以下简称红会),在遗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办公室里,在各大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在移植监护区,在等待救治的患者床前,在捐献者与被捐献者家属的家里,在捐献者的纪念碑前,我的足迹所至,耳闻目睹,是经历了一次次情感风暴的震撼和灵魂的洗礼。在这长达大半年的来来往往的走访中,在整理这些林林总总的资料时,我既为一个个患者被成功移植人体器官获得第二次生命而感觉欣慰,更为一个个勇敢的捐献者的崇高品格而钦佩不已,自然,还为那些因苦苦等待不到器官移植的终末患者悲哀离去而十分难过。我常常在梦里和这些不曾相识的“活着”的人见面,我问他是谁?他却笑而不答,飘然而去。我甚至对生命礼物的这种馈赠方式感觉有些惊讶。
  他们偶然相遇,如同深秋的落叶碰到了地上的雏菊,却不知生命能从此相连,捐献者的无私将伴随着受捐者永远的记忆,虽然他们并不熟悉,就像两列不同轨迹的火车驶向天际,却不知有一天撞入时空,延续同一份爱与希冀!我想,人世间除了人的生命和品格,还有什么比这更贵重的呢!
  显然,与世界一些国家比,中国的遗体器官捐献或许还只是刚刚起步,付诸这方面的文字表达也还不多见,因此还任重而道远。讲述这些真实的生命故事,就如同素描一般,不必加以任何色彩,相信也同样会是一幅动人的画卷……
   
  A章  向死而生
   
  1
 
  等“死”三年,只为捐献。

(作者:胡启明


相关阅读:

____
  • 邓京
    邓京
  • 唐纯镁
    唐纯镁
  • 符  实
    符 实
  • 李妙言
    李妙言
  • 宋薇
    宋薇
  • 李星靓
    李星靓